疫期打工众生相:收入难抵房租、创业失败转打工

2020-03-19 来源:南方工报 作者:马大为 林婷玉
分享:

        3月17日,在中建三局深圳光明科学城项目部的工地食堂,戴金旺随手拿起一个鱼头,投入锅中,然后加入大骨熬制的汤底。他正在给工友们准备一道拿手好菜——衡阳鱼粉。

        这碗汤汁浓稠的鱼粉曾支撑着他返乡创业致富,但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他的首次创业折戟沉沙,不得不再度南下深圳谋生。

        租住在深圳福田区的陈婷已经窝在家里快两个月了。即便线上复工,她的月薪只有基本工资,“根本扛不住这里的高额房租”。心灰意冷的陈婷想要回潮州老家工作,然而房屋租约6月份才到期,这让她只能继续留在深圳。

        疫情影响之下,不少行业遭受严重冲击。受到波及的员工或被减薪、或遭闲置,加上原本就得承担房租、还贷、教育等高昂的生活成本,他们更加不敢轻易另谋出路,面临进退两难的困境。

        近日,记者调查了解到,在进退两难之际,企业之间开始寻求跨界合作来调节用工余缺。暂时无法复工的员工也开始通过兼职、打临时工等方式缓解压力,而多才多能的斜杠青年(拥有多重职业和身份的多元生活的人群)凭借着副业收入从容应对。

        打工一族

        “给的工资只够交房租”

        入职深圳一家咨询公司一年的陈婷已经连续收到公司三次延迟上班的通知,“从2月2日起,每隔一周就通知延迟上班一次,我觉得自己已经离失业不远了。”

        在她线上复工的第一天,公司老板就如实告知了公司业务萎缩、营收锐减的情况,并希望全体员工接受减薪。

        陈婷每月住房租金需要2000元,“加上物业管理费、水电费等,一个月的工资只够交房租。”她说,按照以往的消费情况估算,就算省吃俭用,一个月的开销不会低于5000元。

        而陈婷的租房合约让她打消了返回潮州老家的想法。“疫情期间房子很难转租出去,况且我还押着4000块在房东手上,提前退租就拿不回来了。”

        那换工作呢?一念及此,陈婷兴致勃勃地打开招聘网站开始搜索心仪的工作岗位,但受疫情冲击,她所在的文化服务行业岗位需求大幅下降。

        在广州一家饭店打工的林南法也在为房租发愁。原本春节期间留守在广州的他想要趁这段时间多赚点钱。“可餐饮行业没法开门做生意,我们每月只能领到1600元的基本工资。”他说,如果继续在广州待着,这笔钱只够用来支付房租。

        林南法打算这两年结婚,正在认真攒钱。为了省下开支,他选择暂回揭阳老家,等到饭店重新营业再回来。

        他到建筑工地找了份临时工,每天帮着技术师傅打打下手,搬搬抬抬,每天也能有200块钱收入。

        餐饮小老板

        创业失败后回头打工

        同样在餐饮业干活,林南法可以选择抽身而出,但戴金旺却是人在江湖,不得不直面浪涛袭身。

        35岁的戴金旺曾在深圳竹子林一带的湘菜馆做厨师。经过多年打拼,去年10月,他攒下了一笔创业资金,回到衡阳老家,在知名景区南岳衡山山麓租下一间70平方米的铺面,卖起了他拿手的衡阳鱼粉。

        国庆期间游客众多,凭着好地段、好手艺,戴金旺每月也能净赚2万元。

        而他更大的盼头是春节。“在衡阳,很多人都会在除夕当晚聚集衡山,抢在大年初一在庙里插上第一柱香。”戴金旺进了不少食材,打算大干一场。

        但疫情突然来临,当地采取了管控举措,戴金旺的鱼粉店必须停业,他的心越来越沉了,“鱼粉店不开张,租金仍然要付,员工的基本工资也要给。”

        “有些做餐饮的朋友改变销售模式,主打外卖,但我的鱼粉店在景区,距离居民住宅区远,这条路走不通。”在店铺闲置一个多月后,戴金旺决定及时止损,转让铺面,南下深圳。

        戴金旺在中建三局深圳光明科学城项目部的工地食堂上做厨师,“包吃住,月薪8000元,还贷和养家都绰绰有余,算是不错的。”

        斜杠青年

        多才多能开拓副业免窘迫

        3月17日,从单位下班回家后,祝凯风躲在房间里玩起了一款角色扮演类游戏《巫师3》。这不仅是他的爱好,也是他的副业:撰写游戏评论专栏。“近期宅在家里的人增加,专栏里的文章点击量高了,收入也涨了不少,赶上主业收入水平的六七成。”他说。

        祝凯风从小爱好打游戏,在大学期间就尝试给一些游戏杂志投稿,后来转战网上论坛,慢慢累积起自己的作品和读者群。他的游戏品味不走大众路线,所写的游戏评论也很少谈攻略,更侧重挖掘游戏场景里不容易被人注意的细节和音乐。

        大学毕业后,祝凯风更换过几份不同职业,可都没停止过写游戏评论专栏的副业。“有段时间在家待着没工作,也是这副业的收入支撑着我的基本生活开支。”

        疫情期间,虽然多数打工者都遭遇到各种不确定性,但斜杠青年们凭借着多才多能开拓出来的副业收入从容避免了窘迫,副业收入或成职工应对各种突发状况的重要支撑。

        共享员工

        跨界结合或成未来趋势

        曾宏在深圳一家酒店餐饮部工作,算是半个餐饮业从业者。2月初他就回到深圳,“那时候我知道酒店餐饮部是不用复工的,但也不能老待在家里,没钱赚。”他说。

        “如果酒店复工较晚,我就先去送外卖。”曾宏说,后来外卖小哥成了热门行业,竞争很激烈,轮不到他来做。待岗在家的他天天掐着数过日子,“生活的压力都快让我直不起腰来”。

        不久,酒店人事部门通知曾宏到超市上班。原来,深圳大型零售企业天虹商场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天虹超市出现人手紧缺和招工难问题,便启动了“共享员工”计划,与曾宏所在的酒店开展用工合作。曾宏跟着十多位同事一起转岗到天虹超市,当起了商超营业员,负责分拣货物。

        餐饮业和零售业的跨界合作,既充分利用了餐饮业疫情期间所释放出来的大量闲置劳动力,缓解了餐饮工作者的经济困境,也一定程度上补足了零售业人手不够的局面。广州、深圳、东莞的企业尝试过这种用工模式。日前,深圳市人社局也出台了指引来规范“共享用工”模式。(南方工报全媒体记者 马大为 林婷玉)


        南方工报责编:张奕司

网站地图 申博娱乐注册 申博百家乐 申博官网登录 ag真人百家乐
申博太阳成会员登录 申博太阳城网址 菲律宾太阳成娱乐管理网 申博官网免费开户
申博手机版 申博代理 申博太阳城直营网 申博太阳城登入
申博娱乐开户 澳门百家乐 申博太阳城 申博游戏登入
咪牌百家乐 太阳城app下载 申博138 777老虎机游戏